葡萄酒新闻网

什么叫葡萄酒偏食症?

2021-05-30

在人生经历中,回过头来看过去的恋人,发现相爱的人总是同类,不仅性格相同,有时甚至长得很像。不得不相信,对于爱情,每个人都感染了一定程度的偏食。人到中年,似乎越来越命中注定,不再相信自己真的能喜欢上其他新奇的菜肴。葡萄酒也不例外,说不定哪天就患上了葡萄酒偏食症,那么,什么叫葡萄酒偏食症呢?

在夏天,伴着暑气,可以畅快地喝着新鲜年轻的干白酒,那般青春奔放的果味与清凉爽口的滋味会是多么地消暑。在严寒的冬季里,配着一片熟透的卡蒙贝尔(Camenbert)奶酪,如果能有一瓶散着毛皮、香料和潮湿森林气息的陈年红酒,那应该可以抵得上一个正烧着熊熊火光的壁炉。在不同的季节,搭配不一样的菜色,转换不同的心情或者和不一样的人一起分享,生活里的每一个情境,其实都可以让难以数计的葡萄酒找到各自较适切的位置。即使有这么多样的选择,但偏偏,我们还是像爱情迷恋一样,老是耽溺于某些类的葡萄酒。也许,并不一定是受到谁的溺爱,任性似乎正是人的天性,对于葡萄酒,我们正染上了偏食的症候群。其中较明显的是恋红的情结,对于红酒的严重偏好,有时近乎到了偏执的程度。经常碰到有人将葡萄酒和红酒直接画上等号,完全忘记了还有白酒的存在。我自己,就经常被冠上红酒作家和红酒博士这些让人难以吞咽的头衔。曾经有许多次被问过这样的问题:白酒也是葡萄酒吗?听起来真像是在问:黄种人也是人吗?

我们偏好的并不仅止于红酒,而且是来自炎热气候,有着浓重口味的红酒。也许因为受到美式口味的影响,或者是消费者的嗜好改变,让酒庄越来越喜爱好用晚采收的葡萄酿酒,让葡萄泡皮的时间越来越长,将皮里的东西全部萃取出来。也许有一部分是因为温室效应,但我相信还有其它原因,让酿酒的葡萄比以前更成熟,酿造成酒精浓度比过去要高了许多的葡萄酒。例如在波尔多的梅多克(Médoc)地区,过去卡本内-苏维浓(Cabernet-Sauvignon)葡萄,在一般的年份里,即使添加一度酒精浓度的糖,也仅能酿成酒精浓度12%的红酒,还需要靠着添加甜度高一些的梅洛(Merlot)葡萄才能勉强达到12.5%,仅有在成熟得特别好的年份才能出现13%的酒精浓度。但是,现在梅多克的酒庄不仅几乎年年都可达到13%,而且甚至高于13.5%。而法国南部地中海气候区的葡萄酒就更不用说了,现在不仅14%相当常见,有些格那希(Grenache)甚至达到了跟加烈酒一般高的15%。

只是,偏偏在我们日常的餐食里,有着越来越多适合干白酒的菜色,而且,适合搭配均衡、清淡红酒的菜肴也变得越来越多。在意大利,品酒专家们发现,大部份的意大利生火腿都比较适合干白酒,绝不是那些有着单宁涩味的红酒。而在法国,Sommelier们也领悟到干白酒其实更适合搭配大部份的奶酪,而不是过去所认为的红酒。那些数量不段增加的高酒精浓重红酒,似乎变得越来越难在我们的餐桌上找到一个位置,而较适合佐餐的干白酒却在我们的眼中日渐消失踪影。难道因为我们对葡萄酒的偏食,真的要让葡萄酒只能单独欣赏,逐渐远离我们的餐桌吗?还是,像一些社会里的人们一样带着一整组的五大酒庄去吃一套其实更适合白酒的套餐。味觉的执迷常常让我们失去许多发现的机会,即使每个人也都该有属于个人独占鳌头的偏好,但是,如果你的葡萄酒初恋是红酒,也请给白酒一点机会吧!在找到自己的偏好之前,也许也该先确定这一次,是否还是爱得很瞎。

以上的介绍,相信大家都知道什么叫葡萄酒偏食症,但是在我们的日常用餐中,适合干白酒的菜品越来越多,适合平衡清淡的红酒的菜品也越来越多。在意大利,品酒专家发现,大多数顶级意大利生火腿都适合干白酒,但不适合单宁涩的顶级红酒。